拉菲娱乐 发布的文章

原标题: 不是不可以质疑清华 但请言之有据

一些好学校为了吸引更优秀生源,也一改高高在上的姿态,积极推进学校的宣传与公众认知,这其中难免运用一些传播技巧,遭遇各方评说难免,但没有依据的随便恶意猜测,却不应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中央电视台对沸沸扬扬的甘肃考生魏祥与清华的调查报道,客观上给清华正了名:公开信是考生发出的,清华并没有借此炒作。这个结果可能让一些人失望了。

日前,甘肃残疾考生魏祥在一个微信公众号上公开致信清华大学,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提出要求,因为无法自理,需要母亲的照顾,希望学校能解决一个容身之所。清华随即快速公开回信,在承诺解决其基本生活困难的同时,表达了校领导与校友在看到这份信后的重视与关心,在阐释清华精神的同时,勉励魏祥:人生实苦,但请你足够相信!

正当大家为这一事件感动时,质疑之声迅速传播,指责清华大学公开回信,借此营销。这里面不仅有各种自媒体人,也有一些媒体的大号。比如,有文章称:我不太喜欢清华大学招生办给给魏祥公开回信,不喜欢那种挥之不去的营销味道。更有文章明确说:清华大学招办的回信,还有妥妥的品牌营销效果。更有人质疑是清华润色来信,并怂恿魏祥发布了这封信,甚至上纲上线到清华侵犯了残疾学生的隐私。

清华为什么要公开回信?清华招办主任刘震在央视记者采访中回答:因为有(考生)那份公开信。道理其实很浅显,既然是公开致清华的信,清华偷偷摸摸回复会怎样?估计会被更多的人批评,甚至激烈批判。在这种情况下,清华只能公开回应,也必须公开回应,这不仅是对魏祥一个人,而是给社会的一个交待。

之所以引起巨大反响,可能与这封回信写得太好有关。魏祥的故事恰好诠释了清华的校训:自强不息。回信的起草者结合自己的体会,以“自强不息”为主题,给出铿锵有力却不乏温情的回复。尤其最后一句话:人生实苦,但请你足够相信!打动了很多人。还好,这封信的起草者是一名在清华招办兼职工作的学生,如果是一个在校老师,或者宣传部什么人,岂不更“坐实”了“清华炒作”?

这些质疑给清华和魏祥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本来一个简单的事情,一个美好给人以激励的事情,为什么变成这样,出现这么大的噪音?需要我们深刻反思。

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质疑和猜测?清华招办主任刘震在回答央视记者提问时说得比较客观、客气:互联网时代,声音比较多元。

清华其实不仅没有借此炒作的理由,也没有这个必要。2012年,轮椅上的牟晓沅以全省第16名的成绩,从云南玉溪考入清华大学,如果要炒作,牟晓沅可能更适合炒作吧?他完全是靠分数考上的,当时并没有针对贫困地区的专项计划,他的故事可能比魏祥更励志,而他的认知水平、口才也都是一流的——2016年,牟晓沅就以“轮椅上的人生”的演讲风靡网络,可当初考上清华时,没有引起舆论的过多关注。

质疑批判都是个人的权利,也是媒体的责任,但要基于事实或者基本的调查,而不是猜测。不调查而直接妄加猜测,说句难听的话,多少有些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。近年,伴随生源下降,高校招生出现一些困难,一些好学校为了吸引更优秀生源,也一改高高在上的姿态,积极推进学校的宣传与公众认知,这其中难免运用一些传播技巧与技术,比如当年人民大学的“回眸美女”。这本身就是高校在新时期发展上的一种进步,遭遇各方评说难免,但没有依据的恶意猜测,却不应该。

当然,还有一些人就是想标新立异,总希望“语出惊人”。互联网时代,只要不违法违规,我们对此也不必在意,习惯就好。但我担忧的是,网络舆论里,有一种阴暗心态,对于美好的事情总是充满怀疑、质疑,鸡蛋里挑骨头,甚至有意混淆视听,恨不得将其妖魔化。许多的“吃瓜群众”则不问真相,只管跟着标题跑,一些好好的东西这样被污名化。

这个世界需要舆论的监督与批判,以使我们更为完美,但同时也需要美好的东西给我们影响和指引。因此,我更希望舆论多尊重事实,少一些随意揣测。

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,按照“天网”行动统一部署,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近日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、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,加大全球追缉力度。福建省龙岩市天成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黄水木赫然在列,排在第38号。

公告显示,龙岩市天成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黄水木因涉嫌诈骗被通缉,由福建省龙岩市公安局立案。外逃时间为2014年5月,可能逃往印尼、新加坡,发布红色通缉令时间为2014年7月28日,红色通缉令号码:A-5823/7-2014。

据了解,这次集中公布的100人包括外逃国家工作人员和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,都是涉嫌犯罪、证据确凿的外逃人员,已经由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,正在全球范围追捕。中方通过国际刑警等渠道提请有关国家执法机构加强合作,协助将有关嫌疑人缉拿归案。

对许多龙岩人来说,黄水木这个名字并不陌生。2011年,新罗区长汀商会成立,黄水木当选首任会长。同年,黄水木当选为龙岩市工商联(总商会)副会长。

据知情人介绍,长汀人黄水木以房地产起家。“但是,上世纪90年代,黄水木也是端铁饭碗的,他在体制内上班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末,黄水木辞掉原工作下海,投身房地产业。黄水木在龙岩做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是“天成山庄”。

如今的龙岩世纪天成商业广场被看作是他的“辉煌之作”。

据传,黄水木通过民间借贷等方式,卷走了10多亿元。2014年5月10日起,这个知名的商场却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,传言老板携款外逃,“天成集团”开发的“澳洲风情”房产项目停工……黄水木就处于“失联”状态。(完)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征婚征来的“韩国”女友婚礼前两月已与他人登记

网上征婚征来一个“韩国籍”的女友,陕西小伙贾明(化名)很欣喜,为了顺利成亲,甚至多次大方送出彩礼,最终在没有领证的情况下办了婚宴。可第二天,“妻子”就坦承,3个亲属都是花钱雇的,之后“妻子”以回家看父母为由离开,玩起了“失踪”。

最终,他才发现,“妻子”籍贯山东并非韩国籍,更让他想不到的是,在与自己办结婚仪式的两个月前,“妻子”已经与另一男子在西安登记结婚。

给“韩国”未婚妻数万彩礼 办结婚仪式后总见不到人

26岁的贾明是渭南人。2014年7月,他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征婚信息,随后有一名自称“郑丽”的女子加了他的QQ号码。“当天晚上她就打电话了,说父母在上海,她加入了韩国国籍,在釜山。”贾明说,此后两人一直保持电话联系,并建立了恋爱关系。

一个月后,“郑丽”说她要回国,带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在西安与贾明见面,并发生关系。贾明说,那年9月,“郑丽”表达了订婚的意思,“她说交往这么长时间了,如果觉得合适,就去她家订婚,还说她爸妈催她嫁给其他的有钱人,要我先将彩礼钱给她,然后才同意和我结婚。”于是贾明给“郑丽”哥哥账户打了3万元,之后郑丽说父母同意结婚,但一直没有带他去见她父母。据贾明说,此后,“郑丽”大约来过西安三次,每次过来都是以结婚为理由向他要钱,他陆陆续续给她 现金或转账数万元。同年12月,两人在贾明的老家渭南举办了结婚仪式。贾明说,“郑丽”没有和他领结婚证,给出的理由是她是韩国籍,以后想多要几个孩子, 领证后就会受到政策限制。“办仪式时她家来了三个人,说是亲属,可结婚典礼的第二天,她告诉我那三个是她花钱雇来的,我当时也没多想。”随后,二人来到西 安,没多久,“郑丽”说要回上海看父母,两人就分开了。然而,2015年3月,贾明发现“妻子”电话关机,联系不上,心急的他还去上海找过,但是没有找 到。好不容易在徐州见了一面,“郑丽”说过几天会到西安,但贾明回到西安左等右等,也不见“妻子”踪影。感觉上当受骗,贾明报了警。

女子其实是山东籍 自称曾嫁韩国人离婚后又生子再婚

去年8月25日晚,贾某在西安市长安南路遇到“妻子”后通知了警方,“郑丽”被抓获。一查,“郑丽”只是假名,她其实姓郭,30岁,山东人。侦查机关调查显示,犯罪嫌疑人郭某对其虚构身份进行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去年9月,郭某因涉嫌诈骗被雁塔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侦查机关调查时发现,贾明对“妻子”的了解并不多,只见过“妻子”的同学。他记得他俩办完婚礼回到西安没多久吵了一架,他在西安城南草场坡的租房里摔了盘子,“妻子”气极出门,回来时带了一个小伙,说是同学。

经侦查机关调查,“郑丽”带回来的小伙并不是什么同学,而是她正儿八经的丈夫小黄。据小黄说,2012年2月,他大四下半学期开学报到,在西安到济南的火 车上遇到了请他帮忙搬行李的“郑丽”,“郑丽”自称韩国籍,在韩国做服装设计。因相谈甚欢,原本要在兖州站下车的“郑丽”改签到济南,到站后,两人发生关 系。此后,小黄继续上学,“郑丽”去了韩国,两人通过电话、网络保持联系。

但很快,小黄就发现不对劲,“她的山东话太标准了。”2012年4月,“郑丽”告诉他,她其实姓郭,山东人,跟韩国籍前夫离婚后还生活在韩国。小黄答应继 续交往。一个月后,两人在陕西、山东分别见了双方家长并订婚。2013年3月,小黄回到西安,郭某去了韩国,两人再无联系。2014年8月,郭某带着一个 不到一岁的孩子来到西安,说是小黄的孩子,要求结婚。看着孩子确实像自己,小黄就答应了。一个月后,两人租房同居,同年10月登记结婚。

据小黄说,草场坡的房子是之前他俩租的,后来搬到别处。对那次与贾明的碰面,郭某给出的解释是“有个男子纠缠她,在老房子砸东西”,让小黄一起去看看。临 行前,郭某还嘱咐,如果对方问起来,就说是同学,小黄不解,郭某搪塞说“完了再给你解释。”到了草场坡见面后,郭某就骂那个男子,男子则不停道歉,还让小 黄看郭某骂他的短信,让他评理。

领完结婚证后又与他人办结婚仪式 女子称不知为什么

落网后,郭某供述,她初中毕业后到上海、广州等地打工,认识了韩国籍的第一任丈夫,2009年底结婚,两年后离婚。2012年2月认识小黄后一直交往,并生了孩子。与小黄结婚后,一直是分居状态,平时工作在韩国。

2014年7月在网上看到贾明的征婚后,她就开始聊天交往。同年8月她带孩子来找小黄时,和贾明见了面。后来,贾明就说喜欢她,要结婚,“我说如果想结 婚,就拿出你的诚意来,准备租房,拿出聘礼钱……”贾明给了3万元后,她和贾明订婚,男方家长陆陆续续给她几千、一万,还有金手镯等。对于找人冒充亲戚, 郭某解释因其父母不会来,如果见不到家长,贾明无法交代,“他说你就随便找个人来。”婚礼后两人回到西安,她还是不愿和贾明生活,总是吵架,她就去了小黄那里。后来在徐州见面时,她已经说自己结婚了,但贾明不信,还是说要好好过日子。

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贾明真实姓名,郭某称是自我保护。当检察官问到,她已经和小黄登记结婚,为什么还要和贾明办结婚仪式时,她称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郭某称虽然到了韩国,但和贾明还保持着联系,也在谈结婚的赔偿问题。她承认,从贾明处拿到的钱,都被她花完了。

雁塔区检察院调查确认,郭某涉案金额为88802元,另有一条金项链和一个金手镯。检察机关认为,犯罪嫌疑人郭某在已有婚姻的情况下,以结婚为名骗取贾某财物,涉嫌诈骗罪,近日已对郭某提起公诉,并建议判处其4年左右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华商报记者宁军 通讯员黄晓宁

美国干涉别国内政,早已司空见惯。但最近美国舆论大有担心俄罗斯干涉美国内政,这种担心有必要吗?

中广核出资达到了60亿英镑的欣克利角核电站协议,可能要泡汤了。这一次,中国又要被英国人给耍了

亨利·米勒一辈子思考、写作、嫖妓。他的元气,是由天才和欲望构成的,或许这二者本来就是同一事物的两面。

原标题单仁平:道德自恋者容易看谁都像犬儒

北京大学一名教授近日辞去学院的副院长职位,并写了一篇情绪激动的文章,号召人们“挺直脊梁,拒做犬儒”,事情经互联网发酵和外媒报道,受到一些议论。

我们认为,辞职是这名教授的自由,他不认同自己环境中的主流价值,因此而离开,这挺正常的。放眼我们的社会,因为各种不愉快而选择辞职的,何止成千上万。

至于该教授写那篇文章,“立言明志”,这种行为在过去几年中同样也发生过很多。互联网上有过多少反主流的或者不合时宜的偏激言论,那位教授留下的算不上是最激烈的一篇。

至于他为了自己的“精神自由”而辞去副院长的工作,甚至离开北大,这也不是多了不起的“牺牲”。该教授曾在美国生活20多年,来北大之前在美国大学任职,他大概不难再到美国重找工作。

一位教授不开心了,辞职了,并且把自己的辞职看得“很特别”,写了一封蛮煽情的信,这大概就是事情的经过。相信官方不会因此而为难他,他离开了,过一段时间就会被遗忘,事情挺简单的。

中国这个超大社会正在经历艰难的改革,有些事情一部分人一时理解不了,有一些情绪,当属正常。然而保持国家和社会的运转需要人们都有一定的大局观,在互联网和朋友圈如此发达的今天,做一些言行上的克制比在各种场合炫耀自己“有思想”,发表一些不利社会团结的话,常常更需要与人性的弱点做斗争。

我们不知道那位教授辞职是否还有外界不了解的更具体原因。我们知道的是,这些年回国的数千名海外专才目前都在各大学和科研机构勤奋工作,为国家做着或许将被未来证明是大师级的贡献。他们中公开发出反主流文章的大概只有这一个人,但其他绝大多数人决非“犬儒”。这个世界上的伟大常常不属于撑杆跳那样的张扬,而是像大地一样朴实、厚重。

神化旧时代的中国大学是一种病。新中国的大学培育出了一代又一代了不起的建设者,输送了把中国推向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主力大军。对中国的大学究竟该是什么样的,存在不同认识,但有一点大概是少不了的:它们应当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休戚与共,而不是纠结、沉迷在对外界认同的追求中。

大学是思想活跃的地方,出什么情况都不值得大惊小怪。其实这位教授辞职风波到互联网上发酵一下,也不过是个气泡而已。它不代表大学里的普遍思想状态,人们也无需太重视它。

我们想说,有少数自由派知识分子存在某种精神自恋,他们不仅深信自己“很有思想”,而且把自己看得在道德上“十分高尚”,经常自己把自己感动得鼻子一酸、恍恍惚惚的。他们认为自己在为“民主”“自由”而奋斗,自己的言行具有将被历史追认的价值,而不愿意承认自己那样做的功利心,不敢自问是否在哗众取宠。

过去百年和未来很长时间,最大的史诗级事件就是中国崛起。它是中国意义上的,也是全人类意义上的。做中国崛起事业的出走者、叛逆者,作为中国人都不会是光荣的。今天小圈子里对那些反主流言行的欣赏和嘉奖都只能是泡沫。(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)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原标题:西班牙一劫匪暴力抢劫当地华人 最终被驱逐出境

中新网9月20日电 据西班牙“欧浪网”报道,西班牙一名摩洛哥籍中年男子C.E.M在当地时间9月17日接受了法院对其开具的驱逐令,原因是他曾对一名华人女店主实施暴力抢劫,期间女店主更因此而受伤。

据悉,一号刑事法院本来以暴力抢劫罪将此人判刑2年,另外还因抗击警察执法罪而被判处6个月的刑罚,不仅如此,该被告必须连续两个月每天缴纳6欧元罚款。但是之后检察院降低了对其的判罪,最终决定以驱逐令代替监狱刑罚,而被告也接受了此判决。

该摩洛哥籍男子此前在一家华人食品店里企图盗窃一瓶酒,但其行为最终被店主发现,随即在双方的争执过程中,该男子将女店主猛力推倒在地,女店主胳膊受伤。

最后,该男子被警告称在被驱逐的五年内都不可以进入西班牙,如果一旦在西班牙本土发现其踪影,将被立即收监服刑。在9月17日的审讯后,该男子的驱逐令立即生效。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